#
#
#

        北京遇見古羅馬

        作者:福寧君2022-07-28 06:59:35 來源:北京日報

          卡皮托里尼山三主神

          “條條大路通羅馬。”“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這兩句勵志的諺語,在中華大地流傳度極高,近乎婦孺皆知。古羅馬人以堅韌、務實之風開創了西方文明的源頭,在歷史長河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與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相映成輝,令人時時神往。

          日前,在中意文化和旅游年重啟之際,“意大利之源——古羅馬文明展”漂洋過海,跨越崇山峻嶺,來到中國首都北京,在中國國家博物館,以308套503件文物向觀眾講述一段跨度長達500年的歷史。這一時期,正是亞平寧半島實現政治和文化統一的歷史進程,古羅馬吸收和借鑒先前發展的古代文明的成就,古羅馬文明從起步走向巔峰。

          走進展廳,映入眼簾的首件展品不容錯過,寓意深刻。它向人們講述著在意大利的源頭——羅馬從哪里來?這是一尊半人多高的四四方方的圣壇,圣壇四壁均有浮雕。其中最先為觀眾看到的一面浮雕,便刻畫了羅馬起源的傳說——母狼哺育雙生子。母狼是羅馬誕生傳說中的主角,正如中華文明崇拜龍,稱自己為龍的傳人一般。

          關于羅馬起源傳說,據學者研究,目前已知的有二十多個版本,其形成歷經數個世紀,深受希臘神話體系的影響,并融合了古羅馬人的本土創作,后經歷史學家李維、詩人維吉爾等學者的加工整理,才逐步得以定型和流傳。

          故事要從著名的希臘英雄故事——特洛伊傳奇說起:特洛伊城陷落后,維納斯之子——英雄埃涅阿斯攜家出走,漂泊數年后抵達意大利半島。他的后人、雙生子羅穆路斯(Romulus)和雷穆斯(Remus)得母狼哺乳而獲救,后被牧人收養。長大后,兩兄弟在他們獲救的地方建立新城——這就是羅馬。再后來,兩兄弟發生爭執, 羅穆路斯殺死了雷穆斯,成為羅馬的建城者。

          在圣壇浮雕上,母狼正以乳汁哺育雙生子,臺伯河神半躺一旁,似乎于安閑之間目睹了一切。浮雕背景中,據稱是帕拉蒂尼山化身的兩位牧羊人,占了浮雕的大半篇幅。他們的來歷并不簡單。他們起初是國王的牧人,后來成為羅馬建城者的養父。在羅馬神話中,他們不僅擁有一席之地,有著自己的名字——浮士德勒(Faustulus)和浮士提努(Faustinus)。在羅馬起源傳說的結局中,他們還扮演有戲份。在羅穆路斯和雷穆斯兩兄弟發生爭執時,牧人養父居中調解,但被殺死。

          裝飾繁復華麗的圣壇,是羅馬國家博物館的館藏,出土于公元1世紀,其看點不止一面。在與母狼哺育雙生子相對的一側,浮雕呈現的是戰神瑪爾斯和美神維納斯的婚禮。雖然歷經近兩千年,浮雕多有殘缺,但瑪爾斯的矯健與維納斯的美艷,韻味猶存。兩位神祇仿佛正于眉目顧盼中并肩而行,愛神丘比特舞動翅膀居于其間,婚禮現場和諧而熱烈,氛圍滿滿。值得一提的是,森林之神西爾瓦諾斯也出現在這場婚禮上,圣壇上鐫刻的祝詞正是獻給他的。然而,在希臘羅馬神話中,戰神瑪爾斯和美神維納斯之間并不存在婚姻。維納斯的丈夫是神王朱庇特之子武爾坎努斯,瑪爾斯則是維納斯的情郎。圣壇浮雕緣何賦予戰神和美神一場婚禮呢?究其原因,或許還要回到羅馬的起源傳說。

          羅馬的起源傳說溯源于希臘英雄神話,這固然是希臘文化的影響力之故,但也是古羅馬人的聰明之處。他們是如此善于學習、借鑒和吸收優秀的文化,以至于孟德斯鳩在《羅馬盛衰原因論》中這樣寫道:“如果某一個民族由于本性或是由于自己的制度而有某種特殊的優點的話,他們(古羅馬人)立刻就把它學習過來。”古羅馬人通過將自身的起源傳說追溯至特洛伊傳奇,將自己與特洛伊、英雄埃涅阿斯,乃至美神維納斯聯系起來,從而更好地融入了希臘文化圈,構建了民族和國家起源的基石。公元前63年, 凱撒為了奪得大祭司一職,宣稱他的家族起源于維納斯。作為凱撒的繼承人, 屋大維通過神化凱撒,弘揚埃涅阿斯和特洛伊神話,確立了自己的權威,成為了奧古斯都,統一了意大利。

          再說戰神瑪爾斯,他是好戰的古羅馬人崇拜的神祇,其地位僅次于羅馬神話里眾神之王朱庇特。孟德斯鳩曾這樣描述羅馬人的好戰:“羅馬人注定和戰爭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們把它看成是唯一的藝術,他們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全部思想都用來使這種藝術趨于完善。”“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在準備戰爭時能夠像羅馬人這樣小心謹慎,在作戰時能夠像羅馬人這樣毫無畏懼。”在羅馬的起源傳說中,羅馬建城者——羅穆路斯就被描述為戰神瑪爾斯之子。

          作為埃涅阿斯的后裔,羅馬人順理成章地也是美神維納斯的后裔;作為羅穆路斯的后代,他們也名正言順地成為戰神瑪爾斯的后代。圣壇浮雕上,如果說母狼哺育雙生子,是意大利“羅馬人”身份的文化標記,那么戰神瑪爾斯與美神維納斯和美的婚禮,則不僅表明了羅馬人的神祇血脈,而且寄托了他們美好的期許。他們祝福著所崇拜的神話中的祖先,也祈求他們賦予自己一往無前,開創未來的勇氣。

          漫步展廳長長的展線,那些斑駁或有殘缺的展品,帶著歷史的氣息撲面而來,五個世紀的古羅馬文明便展現在眼前。諸如,休憩中的赫拉克勒斯(希臘神話中偉大的英雄),雕塑人像雖處于放松狀態,看似平靜的軀體卻蘊藏著巨大力量;高高端坐的卡皮托里尼山三主神——朱庇特、朱諾和密涅瓦,雕塑表現出三主神各自的傳統職能和象征的圣物:朱庇特是閃電和鷹,朱諾是孔雀和權杖,而密涅瓦是貓頭鷹;還有靜穆的凱撒后裔雕像,其中知名度最高的當屬《戴頭巾的奧古斯都頭像》(奧古斯都系羅馬帝國開國君主屋大維的頭銜),從其藝術手法可以看出模仿古希臘雕像的痕跡;以及奔襲中的羅馬軍團,令人唏噓又驚嘆不已的勝利女神翅膀……

          五百年很短,是浩浩湯湯的時間洪流里的彈指一揮,是從展廳的這頭到那頭;五百年很長,有無法窮盡的歷史纖毫,解不完的文化密碼。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郵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電話:
          郵箱:fuwu@meishujia.cn
        17P高潮射精 Processed in 0.050(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