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取境高遠倪墨耕

        作者:姚悅2021-07-07 09:47:30 來源:收藏快報

            (1/2) 圖1 倪墨耕《晚湖覓句圖》

            (2/2) 圖2 倪墨耕《高士納涼圖》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清末“海派”畫壇,由于受經濟貿易和文化藝術繁盛的影響,一時間各路繪畫英才云集海上。他們拜師訪友,筆墨雅集,相互切磋,加之畫界的核心人物經常提攜涉滬外籍畫人,交流鬻畫,少見排擠打壓的情形。“海派”繪畫繁榮的聲譽,之所以能鼎足畫壇百余年之久而不衰,與他們浩瀚胸襟和格局不無關聯。這其中,筆墨清新、極富生活佳趣的倪墨耕,就是繼“海派”巨匠任伯年后,又一位重量級的“海派”名家。

          倪田(1855—1919),清末“海派”著名畫家,初名寶田,字墨耕,別署墨耕父,號墨道人、墨翁,又號璧月盦主,江蘇江都人,居滬三十年。他能畫人物仕女、古佛像,亦通山水、花鳥、花卉、走獸,尤善畫馬,得古法,工書法。初師事畫家王素而得新羅法。后至申江,見任頤伯年所制人物高古不群,愛其筆墨深得老蓮真意,遂棄舊學而參任法,實獲益匪淺。可以肯定,墨耕筆墨,是繼承伯年繪畫風格的重要畫家之一。倪墨耕鬻畫海上三十年,應該說也是各路畫家云集海上的最佳時期。鬻畫畫家只要有真才實學,虛懷若谷,加之尊師重友,筆墨絕對可以受人敬重,更不愁畫賣不掉。起初,任伯年來滬賣畫,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之無名無分,一張畫也賣不出去,一整天,餓著肚子萎縮在墻壁一角。后來聽說“海派”畫家任熊之名,聽人說,畫只要能“落上”他的大名,就一定不愁賣不出去。落上“任熊”大名后,果真賣畫銷路大增,這下可樂壞了任伯年……然而“好事”沒過多久,消息很快便傳到了任熊耳中。任熊選個天朗氣晴日,便順著聽到的路線,看到了正在認真賣畫的“任熊”。任熊也不動聲色,便輕聲地問:“你認識任熊嗎?”伯年沒好氣地說,“你不買畫,問那么多干嘛!”任熊亮明了自己的身份,說我就是任熊。此時的任伯年,一臉的羞愧,恨不得自己能立馬鉆到地洞里去。不過心地善良的任熊,很看重伯年的繪畫才氣,得知他是生活所逼,且又屬同宗,便耐心教育并原諒了他,還將其帶回家,收為入室弟子。可以說,任熊是任頤的繪畫伯樂,如果沒有他的深度發現,可能也就沒有后來繪畫成功的任伯年了。那么,倪墨耕涉滬賣畫,也可說是“海派”繪畫藝術的成熟期。那時的畫家賣畫,一是為了生計和養家糊口,二是為了不斷學習,而把畫畫好,三是沒有太多的功利和浮躁之心。我曾經見到過不少清末“海派”畫家小名頭的各類畫作,一般皆無名,更無著錄,考釋其蹤十分困難。但說句真心話,有些筆墨構圖畫得十分之精到,藝術水準,決不遜于當今某些自行標榜的所謂“大師”“大名家”。倪墨耕的花卉及馬圖,我曾親眼見識,看原跡,的確水準很高,筆墨造詣精絕可人。他在筆墨中融會貫通,汲取各家之長,當屬繼任頤后實不多見的“海派”大畫家。

          倪墨耕此二開《人物冊》(六開選二),分別為《晚湖覓句圖》(圖1)、《高士納涼圖》(圖2),紙本設色,尺寸27×43厘米,朵云軒藏。為什么說,倪墨耕是“海派”中的重要畫家,因其崇尚古法,繪畫筆墨移轉多師。早期繪畫,在人物開臉上,多融匯華新羅的內在筆墨。后期人物學的是任頤,筆墨尚具老蓮遺韻。而這兩開冊,在人物開臉筆墨上,依大存新羅山人的筆墨,應是畫家早期精作。畫中才女畫的風姿秀韻,晚湖覓句之境,是何等的雅逸蕩俗。畫中湖面寧靜,桃紅含羞。唐元稹有詩云:“桃花淺深處,似勻深淺妝。春風助腸斷,吹落白衣裳。”畫家融詩句妙意,寫得筆致靈動,清風拂面,頗具畫境!“竹深留客處,荷凈納涼時”,高士依欄席地而坐,手持蒲扇,神情安逸悠然:旁一貼身侍童,也被這湖中荷塘密竹美景所陶醉,構圖虛實相間,寬闊幽靜的湖面,讓人如置夢中。畫中凸顯出:“詩情湖水凈(靜),畫意遠山明”之清幽筆墨。這兩開設色人物冊,畫于“邗上”(即揚州)。揚州是“八怪”鬻畫生活過的地方,新羅山人也在揚州賣畫為生。那么,清季的揚州,也是不少畫家文士生活和鬻畫過的風水寶地,更是后期文人畫家向往和尋蹤的舊跡。倪墨耕此二開人物畫冊,不僅追隨的是新羅山人的藝術筆墨,更是新羅山人的繪畫思想。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郵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電話:
          郵箱:fuwu@meishujia.cn
        17P高潮射精 Processed in 0.076(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