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南張北齊”書畫交游成佳話

        作者:朱浩云2021-07-07 09:42:12 來源:收藏快報

            (1/3)左:張大千1953年作《驚才絕艷》鏡心;右:齊白石丙子(1936)年作《鐘馗搔背》鏡心

            (2/3)張大千、齊白石1932年合作《秋聲·唐人詩意圖》成扇(贈陳子林)

            (3/3)齊白石、張大千1945年合作《花草神仙·梅竹雙清》扇面(胡佩衡上款)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在當今海內外藝術市場上,“南張北齊”(南指張大千,北指齊白石)恐怕在藝術圈內無人不知。但是,“南張北齊”究竟最早出自誰口或許已無從考證,筆者記得老畫家胡爽庵生前在談起張大千時說過,上世紀30年代就有南張北齊說法,也有人說南張北齊是指花鳥畫。今天,南張北齊聲譽日隆,其影響力不在“南張北溥”之下,并風靡畫界、藏界乃至海內外藝術市場。據筆者研究:發現張大千與齊白石的關系不像人們過去傳說的齊白石不待見張大千,理由是張大千造假太過“無恥”。

          實際上,張和齊關系非同一般。上世紀30年代,齊白石屢屢受到京城畫壇排擠,并游離在京城各大社團之外,而此時的張大千無論是在京城的聲望還是畫價都遠高于齊白石。不過,張大千對年長他35歲的齊白石另眼相看,非常尊重,據于非闇晚年在《懷張大千》一文中透露:“大千每次來京,必獨自出資請吃川菜的齊白石老師。”而《張大千傳》作者李永翹先生考證披露的2件事也頗有說服力,一件是30年代大千以北平“八大樓”之一春華樓為基地組建的“轉轉會”,類似于“藝術沙龍”的組織形式,每個星期日聚會,當時參加轉轉會的有12人,其中就有齊白石。另一件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張大千僑居印度期間,齊當時生活較窘,曾給張一信,內附二畫,言及自己生活困難,想托張在外給他賣了,每畫只要50美金即可。張見齊畫與信,大為傷感,曾說:“堂堂的中國大畫家齊白石,一幅畫豈能只要區區的50美金?這也太掉價了!我在日本裱一幅畫,光是裝裱費就要三百美元,難道齊白石的一幅畫,還遠遠抵不上我的裝裱費?這真是豈有此理!”大千思之再三,不忍齊畫賣如此低價,但他也知道齊老的脾氣,不愿白受人恩惠,于是自己給齊寄去數百美元,謊稱是齊畫賣掉所得,齊因此事對張非常感激,認為張幫了他的大忙,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齊白石對大千的藝術也多次給予很高評價,如“一筆一畫,無不意在筆先,神與古會”等。只不過齊白石的評價沒有溥心畬、徐悲鴻等人的影響大而已。以上這些都可佐證張大千與齊白石關系非常密切。

          張大千和齊白石的藝術有不少相同之處:

          一是張齊兩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職業畫家,一生衣食住行、養家糊口都是靠手上一支筆。張大千于1925年在上海寧波同鄉會館內舉辦他平生第一次畫展,共展出99幅作品,每幅作品售價一律定為大洋20元,展出沒幾天,他的作品全部賣完,隨后即在報上刊登自己畫作的潤格,從此張大千走上賣畫為生的職業畫家道路,這一年他只有26歲。齊白石賣畫要早于張大千,19世紀末齊白石就已在家鄉靠賣畫刻印養家糊口。1900年,他還用賣畫得來的錢典住星斗塘附近的梅公祠,新蓋一間書房取名借山吟館,如果從這年算起,齊白石一直到去世的五十多年都是靠賣畫刻印為生。

          二是張齊兩人都有很高的民族氣節。尤其在抗日戰爭爆發北平淪陷后,張大千拒絕擔任日華藝術畫院院長及日偽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校長的職位,并拒絕借出所藏明清書畫。齊白石為了不受敵人利用,堅持閉門不出,并在門口貼出告示,上書:“中外官長要買白石之畫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親駕到門,從來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謹此告知,恕不接見。”1944年,停止賣畫,并以“壽高不死羞為賊,不丑長安作餓饕”的詩句,表示寧可挨餓也不取媚于惡人丑類。所以,兩人都表現出作為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的民族氣節。

          三是張齊兩人都是藝術上的多面手。張大千是集繪畫、書法、詩詞、篆刻、鑒藏、烹飪、園林、攝影于一身的藝術家,若以繪畫論,張大千的技法畫路之寬、題材風格之廣,也是為世所罕見。在技法上,由于大千對歷代大家的筆法、墨法、水法有過精心研究,所以畫法上十八般武藝樣樣都會,工筆、寫意、沒骨、雙鉤、白描、潑墨、潑彩、潑寫兼施等無所不通、無所不精。正如溥儒先生所言“大千畫用粗筆可橫掃千軍,用細筆則如春蠶吐絲”。在題材上,張大千是一個全面手,山水、人物、花卉、走獸、翎毛、魚蟲、書法等無所不擅。同樣,齊白石也是藝術上多面手,詩書畫印無所不精,且詩書畫印每一項單獨拿出來都可稱之為大師。若以繪畫論,山水、人物、花卉、走獸、翎毛、魚蟲無所不涉、無所不精,尤其是在花鳥草蟲和生活物品上既有廣度,又有深度,古今無人與之匹敵。在齊白石筆下,數不清的不起眼草蟲和平常生活之物,統統入畫,并且用之則靈,雅俗共賞,妙不可言。有評論家點贊這些東西不僅沒有拉低他的作品“層次”,反而成了白石老人藝術精華中的點睛之筆。可以說,齊白石幾乎畫遍所有蔬果及人們熟知的草蟲和生活用品,這在中國美術史上是極其罕見的。

          四是張齊兩人都是學傳統的畫家。張大千早年曾拜在曾熙和李瑞清門下。由于曾和李收藏歷代名畫甚豐,且有很高的鑒賞水平,使大千有機會飽覽眾多古人名跡,廣受熏陶。特別是在曾熙和李瑞清點撥下,學畫路子正、起點高,他從清代石濤起筆,到八大、陳洪綬、陳淳、徐渭等,進而涉及明清諸大家,再上溯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他把歷代有代表性的畫家一一挑出,由近到遠,潛心研究。又向石窯藝術和民間匠人的藝術學習。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臨摹了大量歷代壁畫,成就輝煌。有專家用“血戰古人”來形容張大千恐怕是再恰當不過了。齊白石則從臨摹《芥子園畫傳》起步,而后從蕭薌陔學畫肖像,從胡沁園學畫工筆花鳥,從譚溥學畫山水,又得到過尹和伯畫梅和沈姓畫家草蟲的畫稿。這些老師前輩,都是民間畫師或地方畫家,藝術水平并不很高。齊白石從他們那里學到的還是初步畫理、畫法與畫史知識。遠游近十年,他接觸到更多古代畫跡,學習傳統的范圍進一步擴大。從白石自述、題跋和遺留畫稿可知,他學過的畫家有倪云林、沈石田、唐六如、徐文長、八大山人、石濤、金冬心、黃癭瓢、李復堂、高鳳翰、趙之謙、錢慧安、吳昌碩等。

          五是張齊兩人都培養出許多美術人才。民國以前,人們學習書畫藝術絕大多數都是通過老師帶徒弟方式進行的。到民國時期,國內出現一些美術院校,張齊兩人都曾應徐悲鴻之邀,到中央藝術學院任過教,但是民間拜師學畫仍然十分盛行。由于張齊兩人在民國時期享有很高聲譽,故拜在其門下學習書畫的人眾多。但拜張大千為師規矩很嚴,如要看繪畫基礎,要有人推薦有人作保,要舉行拜師儀式,擺幾桌酒,交拜師禮金,行“跪拜禮”等。有人作過統計,張大千的弟子遍布海內外,僅1949年張大千離開大陸時,他的弟子就有百余人。齊白石弟子盡管未見有人統計,但齊白石題畫中多次寫到,余有門人眾多。記得齊白石曾為弟子李苦禪題句:“吾門下弟子不下千人,眾皆學我手,英也奪我心。”白石老人還親自刻過一方印章,印文為“三千門客趙吳無”,意思是其數量之多非前代大畫家趙之謙、吳昌碩所能比擬。

          六是張齊兩人都對中國畫發展作出了杰出貢獻。張大千成就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繼承傳統上前無古人,今無來者,并開創大風堂畫派;二是晚年技法上創造潑墨、潑彩,使得中國畫作品邁向半抽象、抽象;三是張大千后半生周游列國,頻頻在美洲、歐洲、亞洲等地舉辦繪畫展覽,竭盡全力將中國畫介紹到國際上,并為中國畫贏得很多榮譽。齊白石的貢獻主要是在花鳥繼承和發展,創造了帶有強烈齊白石個人符號的“紅花墨葉”派。尤其是他的草蟲,獨具一格,開時代新篇,更正了唐代以來“評畫以禽鳥為下,而蜂蝶蟬蟲又次之”的評畫標準,提升了草蟲畫品格,達到現代花鳥畫最高峰。對齊白石的藝術,李可染評價最為到位,他說齊白石“把傳統的民間藝術和古典繪畫上格格不入的雅與俗統一起來,把形似和神似統一起來,把思想性與藝術性統一起來,最重要的是把數百年來古老的繪畫傳統與今天人民生活和思想情感的距離大大接近了,為中國繪畫開辟了革新的道路,這一點我是認為是大大了不起的、劃時代的。”

          七是張齊兩人都有鮮明的藝術主張。主張繪畫要“明白物理,體會物情,觀察物態”。同時,歷來強調九字畫藝要領,即“師古人,師造化,求獨創”。白石老人最著名的一條繪畫理論是:“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學我者生,似我者死”“作畫要形神兼備。不能畫得太像,太像則匠;又不能畫得不像,不像則妄”“為萬蟲寫照,為百鳥張神。”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郵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電話:
          郵箱:fuwu@meishujia.cn
        17P高潮射精 Processed in 0.104(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73(mb)